Doublethink Lab

分析戰爭初期的敘事主軸、行動者層級、分工協同 陳韻如/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 許嘉元/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 關鍵彙整: 截至 3 月 31 日,在台灣民主實驗室所整理的「烏俄戰爭:中文資訊操作觀察」 的 203 則關鍵情報 [1] 中,大致可分為兩條主軸:合理化俄羅斯的軍事行動,與轉移焦點來迴避中國對戰爭立場。 其中合理化的訊息,以大量的「美國在烏克蘭建立生化實驗室」相關陰謀論為首,並持續複製北約東擴與烏克蘭新納粹等俄羅斯論述。在轉移焦點的部分,則以攻擊聲援烏克蘭的西方國家、批評各國制裁措施,以及支持和平與呼籲對話等為主。 我們在這段時間內觀察的訊息中,沒有發現中國官方角色直接譴責或批評俄羅斯的侵略行動,但也極少直接表達支持俄羅斯入侵。相比俄羅斯,美國和北約反而較常成為敘事的主角。我們認為中國政府傾向盡量維持表面中立,並至少在資訊環境中,利用此戰爭來攻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 若我們以發布訊息的單位和帳號來定義不同的「行動者」[2],並依其與權力中心的靠近程度區分,可以發現不同的層級之間可能存在分工合作的關係。例如官方行動者極少提及納粹或亞速營有關的訊息,但各層級的行動者都有發布與生化實驗室有關的陰謀論。

中國資訊生態下的烏俄戰爭
中國資訊生態下的烏俄戰爭

分析戰爭初期的敘事主軸、行動者層級、分工協同

陳韻如/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
許嘉元/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

關鍵彙整:

  1. 截至 3 月 31 日,在台灣民主實驗室所整理的「烏俄戰爭:中文資訊操作觀察」 的 203 則關鍵情報 [1] 中,大致可分為兩條主軸:合理化俄羅斯的軍事行動,與轉移焦點來迴避中國對戰爭立場。
  2. 其中合理化的訊息,以大量的「美國在烏克蘭建立生化實驗室」相關陰謀論為首,並持續複製北約東擴與烏克蘭新納粹等俄羅斯論述。在轉移焦點的部分,則以攻擊聲援烏克蘭的西方國家、批評各國制裁措施,以及支持和平與呼籲對話等為主。
  3. 我們在這段時間內觀察的訊息中,沒有發現中國官方角色直接譴責或批評俄羅斯的侵略行動,但也極少直接表達支持俄羅斯入侵。相比俄羅斯,美國和北約反而較常成為敘事的主角。我們認為中國政府傾向盡量維持表面中立,並至少在資訊環境中,利用此戰爭來攻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
  4. 若我們以發布訊息的單位和帳號來定義不同的「行動者」[2],並依其與權力中心的靠近程度區分,可以發現不同的層級之間可能存在分工合作的關係。例如官方行動者極少提及納粹或亞速營有關的訊息,但各層級的行動者都有發布與生化實驗室有關的陰謀論。

一、前言

因中國對烏俄戰爭立場模糊,甚至暗助俄羅斯的態度,中文資訊環境成為了烏克蘭戰場外的另一個關注的焦點。從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台灣民主實驗室即針對中文資訊環境展開每日觀察,追蹤可能涉及到輿情控制或資訊操作的訊息,並將部分具有影響力或關鍵的事件公開以中英文對外發布、解釋其脈絡。目前發布的情報累積已超過 370 則,為了協助各界理解戰爭不同階段裡中文輿論環境的變化,本文將先針對 2/22 至 3/31 的內容進一步分析,提供戰爭第一個月時我們注意到的重點概要。

標記與分類的 csv 檔可在此下載(中文)

二、敘事主題分類

根據每則情報所涉及內容,這段時間我們關注的重點,可分為 17 個較為常見的主題,依序包括:

• 美國在烏克蘭建立生化實驗室(35則)
• 批評各國制裁措施(19則)
• 攻擊聲援烏克蘭的西方國家(19則)
• 支持和平與呼籲對話(19則)
• 中國撤僑行動與人道援助(15則)
• 北約東擴(13則)
• 烏克蘭新納粹(12則)
• 西方無能或無力援助烏克蘭(11則)
• 西方國家煽動戰爭(10 則)
• 軍備援助是火上加油(7則)
• 烏克蘭沒有抵抗意志(6則)
• 美國從戰爭中獲利(6則)
• 抗俄勢力不團結(6則)
• 美國散佈假訊息(5則)
• 假造事實查核打擊親烏言論(4則)
• 支持俄羅斯(4則)
• 烏克蘭無心停止戰爭(2則)

對應到我們曾針對中國六四洗白論述提出的分析框架,重新檢視這些訊息,我們發現上述這 17 個主題可依目的分為兩大主軸:轉移焦點與合理化俄羅斯的侵略行動(如下圖)。第一類是試圖讓受眾將焦點轉移到與戰爭本身無關的事,或質疑各界援助烏克蘭背後的動機不單純;第二類則是不斷複製並重複強調俄羅斯發動侵略的各種理由。

--

--

Deafening Whispers

中國資訊操作的分析框架研究報告

台灣民主實驗室發佈《震耳欲聾的低語:2020 大選中國在台資訊操作》完整版本(2020 年為精簡版),分析中國如何透過特定手法進行資訊操作。不僅在台灣,近期中國持續在全球進行資訊操作,以展現其意識形態,發生於 2021 年三月的 H&M 新疆棉花爭議事件即為其中一例。

📕 下載完整報告 (PDF, 英文)

報告導讀:中國資訊操作的分析框架

近期瑞典品牌 H&M 因公司政策禁用新疆棉花而導致中國群眾對該品牌出現大規模抵制運動,也讓中國的全球資訊操作手法再次成為媒體注目焦點,但追溯往昔可以發現該模式並非首次出現。

台灣民主實驗室理事長沈伯洋在《震耳欲聾的低語:2020 大選中國在台資訊操作》報告中,提出一個整合模型,歸納中國資訊操作中不同的參與者、代理人及攻擊模式,做為系統性分析中國資訊攻擊的框架。

結合報告中的模型,本文最後亦提出新的「3I」模型,做為更細緻及全面性理解中國影響力操作的架構,並提供與過去「3C」(Covert 隱匿、Coercive 強制性、Corrupting 腐化)模型不同的觀點。

中國資訊操作背後的關鍵角行動者

本報告之分析框架著重面向有二:資訊操作背後的主要行動者,以及他們的操作模式。

過去相關研究認為中國的資訊操作經常是由政府率先發動,然而近期操作手法顯示,當中包含層層的傳播網路,不同的行動者亦因其動機、擁有的工具和能力,而展現出不同的攻擊模式。

我們將資訊作戰者依其動機(政治的或經濟的)及資本(擁有者或追求者)分成四大類型:

--

--

Doublethink Lab

Doublethink Lab

Doublethink Lab focuses on mapping the online information operation mechanisms as well as the surveillance technology exportation and digital authoritarianism.